服务范围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范围 > 法律论文 >

网络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认定与侦查

2019-10-23 14:17:19
  摘要:近年来非法集资案件的频繁发生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关注,非法集资的手段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其中网络这一新形式进行非法集资的情况屡屡出现。  关键词:网络;非法集资;多元化;
  近些年,由于互联网技术迅猛发展,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融合越来越紧密,互联网金融是其最典型模式之一。同时,互联网金融的迅猛发展也产生了很多问题,引发了许多的金融风险。网络非法集资问题尤为突出,尽管司法部门一直在强烈打击非法集资活动,公安机关在查处非法集资案件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非法集资犯罪在实践中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困难。
  1、网络平台非法集资发展现状
  互联网与金融的结合强有力地带动了我国经济的发展,成为我国金融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互联网金融成为了经济新常态下的新引擎。金融发展的同时,互联网金融也面临着巨大的经济犯罪风险,尤其是其中伴随着网络非法集资风险。借助网络的隐蔽性、便利性、虚拟性等特点,网络非法集资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手段上都显得极为复杂,犯罪的数量不断攀升,涉案金额不断增加,社会危害程度令人瞠目,并呈现出由非常态化犯罪向常态化犯罪发展的趋势,对我国经济秩序的平稳运行产生了极大的危害,严重危害社会主义秩序。目前,网络非法集资多借助网络平台、网络众筹、第三方支付平台等载体实施。利用网络平台进行非法集资的行为最为普遍、危害最大、社会影响也最恶劣,所以笔者选取网络平台为代表,作为研究网络非法集资的切入点。
  2、网络非法集资刑法治理的理念误区与实践困境
  2.1、共同犯罪的认定
  互联网非法集资涉及借款人、贷款人、网上借贷平台、网络技术支持人员等主体。如何确定当事人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往往是司法认定中的一个难题。同时,电子数据与特定对象之间没有直接关系。具有真实身份和虚拟身份的人必须通过计算机和网络技术实现电子数据与真实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
  2.2、不合格借款人模式的非法集资
  借款人在网络平台上发布虚假借款信息,通过网络平台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不按标的用途使用资金,将非法募集的资金高利贷出赚取差价或者用于其他投资项目,甚至携款潜逃。根据相关追诉标准,行为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达到法定数额、人数,或者直接造成相应数额的经济损失,就可能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网络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认定与侦查
  3、以刑法谦抑为核心矫正网络非法集资的治理
  3.1、保护投资人利益
  投资活动的实质是基金提供方通过筹资机构的努力,争取获得基金的未来良好收益。由于投资者将为从事投资活动的人提供资金,投资者应该知道投资一定会存在风险,回报越高风险越大。网络非法集资案件,大多是由于投资者集中退出,导致平台资本链断裂。
  3.2、共同犯罪范围的认定
  实现刑法罪刑法定原则的前提是要准确界定犯罪行为主体的范围。《纪要》指出:“在单位犯罪中,接受单位领导人的任命或者指使,参加人员虽然有一定犯罪行为,但一般不作为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而《非法集资解释》则规定,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知道他人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并给予犯罪帮助的,以非法集资罪的共犯论处。
  4、网络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侦查困境
  无论多么具有前瞻性的立法,最终也必定会滞后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网络平台非法集资犯罪在我国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迅速发展以至集中爆发的阶段,那么对该类犯罪的认知以及打击处理也必然符合客观规律。公安机关在实践中往往会碰到很多侦查难点,这些难点大大增加了网络平台非法集资犯罪的侦办难度,怎样解决这些难点,需要公安机关以及其他相关部门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4.1、案件介入时机难以把握
  侦查时机的准确选择对于公安机关侦办网络平台非法集资案件至关重要,关系到是否可以及时控制犯罪嫌疑人、是否可以及时固定保存证据、是否可以及时对涉案财物采取强制措施。
  4.2、线索获取渠道窄
  根据已经立案调查和已侦查终结的案件情况来看,案件线索多来源于受到经济损失的投资人的报案,很少有其他公安机关、行政管理机关、金融机构等部门的线索移送。案发后大多数犯罪嫌疑人已经卷款潜逃,且很多关键证据已被损毁,侦查工作陷入追赃难、追逃难、取证难的被动局面。
  4.3、打早打小工作开展难
  准确及时地介入犯罪,奠定了有效打击网络平台非法集资犯罪以及后续工作的基础。对于在初查阶段即开展工作打早打小,还是在立案后才采取行动对于网络平台非法集资案件的侦办有着天壤之别。网络平台非法集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通常都有预谋性、精心策划,且犯罪内部组织严密,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对外界信息及动向保持高度警惕性,稍有风吹草动立马潜逃。除了犯罪团伙作案手段诡秘之外,由于利用了互联网的包装性、隐蔽性,虽然作案潜伏时间较长,但透明度、公开度较低,通过互联网渠道迅速传播的同时难以发现蛛丝马迹,发案时间的滞后性导致危害后果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被发觉。犯罪嫌疑人的狡诈、案件线索来源的狭窄、部分公安机关不够重视、经验不足等问题导致公安机关打早打小工作难以开展。
  4.4、司法定性难
  这主要是涉及此罪与彼罪的区分。非法集资属于涉众型经济犯罪,表现形式较为复杂的犯罪类型,案件定性的困难在于侦查部门在侦办案件时怎样区分此罪与彼罪。
  5、结论
  实际上,互联网金融同样有法可依,民法、刑法、行政法、网络安全法仍然可以在各自的范围内进行调整。对于出资人的保护,需要稳定的金融体系,合适的商业模式,尽量不使用刑事手段,只有在救济手段都已用尽,受损的经济关系仍然无法修复时,才采取刑法手段,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参考文献
  [1]刘为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与应用[J].人民司法,2011(5):24-31.
  [2]卢勤忠.非法集资犯罪刑法理论与实务[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
如果您想看更多精品案例可以联系紫金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