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范围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范围 > 法律论文 >

英国亨利八世时期“王权至尊”的法律基础

2019-06-29 14:34:40
摘要:英国亨利八世时期,“王权至尊”通过宗教改革确立起来。国王突破中世纪的二元权力体系,成了英国教俗两界的至高权威。为了打击“教皇权至尊”,谋求王权至尊地位的合法性,保障“王权至尊”不被敌对势力动摇,亨利八世求助于法律。他大力复兴罗马法,宣扬罗马法中加强君主权力的精神和原则。同时利用“王在议会”(king-in-parliament)的立法权,向通过议会制定的法律寻求至尊王权的法律保障。在这个过程中,英国的王权与议会共同发展起来,“王在议会”取得了英国最高立法权。
关键词:“王权至尊”罗马法“王在议会”宗教改革
 
“王权至尊”(royal supremacy)是英国宗教改革的产物,在1534年《至尊法案》(Act of Supremacy)中被正式提出。这个概念针对“教皇权至尊”(papal supremacy),意在否定罗马教皇在英国宗教界的权威地位以及与之相关的众多教皇权力。通过《至尊法案》,亨利八世取得了国内宗教界最高权威的地位,成为集教俗两界最高权力于一身的至尊统治者。在取得和维护“王权至尊”的过程中,首要的是找到“王权至尊”的依据。“即便亨利八世这样强势的国王,也需要为同教皇的决裂找到法律基础”。“教皇权至尊”的理论依据在于信仰和经典,亨利八世为“王权至尊”寻找的依据是法律。他大量利用罗马法的某些原则和“王在议会”(king-in-parliament)制定的法律,构建“王权至尊”的法律基础。
罗马法是亨利八世实现“王权至尊”的法理依据。他大力复兴罗马法,强调罗马法中某些具有专制倾向的原则。在都铎王朝时期,英国民间已经有了要求复兴罗马法的声音。罗马法在都铎王朝时期的复兴主要依靠的是王权的支持。罗马法中的著名格言“君主喜好的即具法律效力”是亨利八世追求的强大王权的理想状态。为了利用罗马法加强王权,亨利八世大力复兴罗马法。他支持对罗马法的研习,同时禁止研习教会法,并在牛津和剑桥设立教授席位讲授罗马法。可以说,亨利八世复兴罗马法,并非因为它所具有的民主意义,那些具有民主意义的罗马法格言都被16世纪的西欧君主避而不谈。那些利于强化王权的罗马法原则和古罗马对皇帝习惯性的神化,被包括亨利八世在内的16世纪欧洲君主广泛运用,成为君主应对反对力量的武器。
“王在议会”所制定的法律是亨利八世为“王权至尊”寻找的又一法律保障。所谓“王在议会”,强调的是国王与议会之间的关系。在亨利八世统治时期以前,议会的主要参与者是教士、贵族和平民,国王不是作为议会的一部分而是与议会并行存在。从1529年“宗教改革议会”召开开始,国王与议会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国王成为议会必要的组成部分,议会的“三位一体”变成了国王、上院和下院,“王与议会”转变成为“王在议会”。议会的召集和解散仍由国王决定,但是议会的决议被认为是由国王和整个王国共同作出的。这就是亨利八世引以为豪的“王在议会”的法律原则。
“王在议会”即可以指一种国王与议会上、下院共同立法的立法原则,也可以指国王与议会在立法过程中的关系,同时也可以表示16世纪英国出现的议会形式。这种议会与国王关系的转变是在“宗教改革议会”的过程中逐步完成的。通过宗教改革议会制定的一系列法案,“王在议会”在1536年该议会休会的时候已经超越了以往议会所受到的限制,成为了英国至高无上的立法机构。亨利八世之前的议会受到的主要限制之一是不得干预宗教事务,改革议会通过的一系列法案解除了这项束缚。“王在议会”的立法权随着宗教改革议会的进程而不断上升,成为英国教俗两界的最高立法机构,它所立之法得到了国王、神职人员、世俗贵族和平民的支持,因而可以对教俗两界的任何事务立法,并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亨利八世很快发现王权的力量在教俗两界贵族及平民的支持下大大加强,1542年他对下院说:“王室的地位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在议会里这样高”。他开始注重谋求在议会中的主导权,试图把自己推上议会之首的地位。他公开表示:“在这里(议会),眹如首脑,你们(按:指两院议员)如同躯干四肢,我们连在一起组成国家”。可以说,亨利八世利用“王在议会”所立之法至高无上的原则和他在“王在议会”中的地位,较为有效地控制议会的立法,并为“王权至尊”制定了一系列法案作为法律依据。
“王权至尊”是亨利八世宗教改革的结果,也得到了亨利八世倾其一生的努力维护。直到亨利八世订立遗嘱之时,仍然采取各种方式,保证他去世后王权的至尊地位不受动摇。王权在法律上获得至尊的权威并得以保持是都铎王朝王权加强的主要体现,也是英国宪政史上的重要时期。